李若一 小王子

宝宝出生: 11岁9个月11天
安家: 2006-02-19



>亲历分娩之痛!

亲历分娩之痛!

已有 1409 次阅读  2005-12-31 08:00
2005年12月16号10点10分,我生下了自己6斤的6两的小baby,到今天才有心情上电脑把自己的分娩经历写下来,就我个人的感觉而言,如果现在还有人告诉我生小孩子的痛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有人说不是很痛的的话,我真上去咬他一口!! 按照医生的推算,我应该是12月22号的预产期,在这之前,我已经很久不上班了,在家里做做家务,并查看阅读一些怀孕和分娩的资料,我自信自己有了充分的心理和生理准备,在36周的时候,医生就我的怀孕情况建议我顺产,我还是犹豫一下,我四处问了一些生过baby的过来人,剖腹产不去说,当然是不痛的,不少人恢复得也很好,而顺产的无一例外告诉我,分娩之痛还好,没有电视上表演的那么撕心裂肺,也没有听说的那么痛,然而最终让我决定采取顺产的是我的妈妈和婆婆,妈妈的说法是就像来一次月经,婆婆的说法是这个痛没什么总归是能承受的。。。最后的事实证明了,我吃了两个老人家的药!! 15号上午8点半我赖在床上不肯起来,考虑早饭吃什么的时候,感觉到羊水破了,这时候我充分准备的知识让我没有一点惊慌,我起床洗漱,并洗干净自己的内衣,吃了很多水饺,为如果当天分娩作了能量储备,去了一趟小区居委会把借阅的书籍还掉,回来后通知了婆婆,让她找车子,在等车子的空闲内,把家里简单收拾了一遍,并把要住院的物品整理到一个大袋子里,然后笃悠悠的去了医院。 挂了急诊,护士看过后确认是羊水破掉,就让我躺在床上不能坐起来不能站起来,说一旦脐带脱落很危险,我说什么啊,我破了2个钟头了,还做了一大堆事情呢,这时候听者只能惊叹我的镇静,我的知识告诉我这离分娩还很长时间,还特意嘱咐婆婆不要通知老公,让他安心上班晚上再来看我,然后我就直接送进了产房,给扔到一个待产床上,被告知不能有家属陪,只能手机联络,不能坐不能站,大小便就在床上躺着解决,我kao,这怎么解决。。。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通知了老公,老公赶过来也只能在产房外面和我不时通通电话而已,到了晚上6点,我一点腹痛没有,医生说今天看来不会生了,明天再不痛就打催产针了,我想了想,就让老公先回家去,自己一个人呆在待产床上,听着隔壁产房里痛苦的叫喊,和邻床哼哼唧唧的呻吟,心里大骂医院的不人性。 晚上8点半左右,我突然感觉到一阵轻微的肚子痛,分不太清楚是想大便还是宫缩,之后随着几次腹痛,我开始看表计算间隔时间,非常规律的5、6分钟一次,我确认这是宫缩了,没有惊慌,甚至有点开心,毕竟自然宫缩开始就不用打催产针了,催产针就像是硬生生摘瓜一样,我知道那种痛不可想像的,而且这也意味着明天也就是16号,我肯定可以看到我的小宝宝了,我一边计算着宫缩的间隔时间,一边想象着宝宝的样子,这时候我依然用我的理论知识在武装自己,然而后面的一切充分的证明了一点,理论一定要结合实际的,我的理论知识在后面基本崩溃了。 宫缩一点点加剧,间隔时间也一点点缩短,到了3、4分钟就来一次的时候,我已经感觉的书上说的不能支撑我了,我叫了护士,告知了情况,护士检查了我的宫口,没有开,11点左右宫缩上了一个层次,我需要咬咬牙才能挺过去一次,我这时候急切希望宫口能开,生产的时间就可以短一点,我邻床的孕妇痛了10几个钟头没有开宫口,最后只有上催产针,痛得直喊受不了,我可不想像她那样,我这时候还天真地以为自然的宫缩会比较不痛。就这样一阵阵的痛,一次次加剧,我仍然咬着牙,没有打电话回家,不痛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睡一会儿,护士则每2个钟头来检查一次宫口,到了16号凌晨6点,我已经每2分钟一次腹痛,痛得就像是五腹六脏全部拧在一起,每次痛我控制不住哼哼唧唧起来,但是6点的检查我仍然没有开宫口。 这里要插一句,早在怀孕初期我和老公就是否进产房看我分娩的事情讨论过,一些研究表明看老婆分娩对男人的心理健康并不好,当时我们就商定我一个人进产房,但是经过近一天的孤独的待产,10几个钟头痛下来,我开始想老公能够陪在身边,哪怕让我拉拉手也好的,这时候护士告诉我宫口开到3指宽的时候上产床,家属就可以陪了,事后想想这也是医院的高明之处,让一个孕妇这么孤独的折腾10几个或者20几个钟头下来,估计10个有9个半要家属陪了,多少钱也是肯交的。 6点过后没多久,宫缩突然升级,剧烈的疼痛像是把肚子的所有东西打翻,我已经不能计算间隔时间了,因为我感觉就没有什么间隔,就像一句歌词说的“一拨一拨袭来”,而我的呻吟也愈发尖锐起来,一个孕妇看我实在难受,没有等到2个钟头的检查时间,7点20分就帮我叫了护士,护士一检查,才发现已经开了3指宽,这时候护士和一个不明身份的(因为她不穿护士或者医生的衣服,像是清洁工一样)人忙了起来,忙着问我要不要家属陪,给了我一张如果要家属陪的话要付费375元的单据,并催我迅速通知家属来人,我打电话叫老公过来,但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他陪,这时候护士说了一句话查点没让我背过气去,她说如果不要家属陪,你就在这张待产床上一个人等到宫口开到10指宽再送你上产床,说完背身就走了。 果真,依旧让我在待产床上不说,还轮番的过来人劝说让我家属陪,我苦笑不已,痛得已经没有力气说话,老公没有到医院,我哪里找人陪,这时候护士长过来说你认识我们的一个护士是吗?我点点头,她和蔼可亲多了,和颜悦色地和我说了一些话,除了一些必要的技巧外,依然劝我让家属陪,这时候老公来了,他几乎立刻同意要进来陪我,他发短信说老婆我拼了,我痛得已经意识模糊,心里只想快点上产床,很多人说最痛得是开3指宽前,后面就好多了,我终于明白后面好多了什么意思,其实就是你已经痛得快没有意识了。 到这些事情折腾完,老公签了字答应付费,我已经开到了5指宽,我还在待产床上孤独的和阵痛搏斗着,呻吟着,同房的一个孕妇和我开玩笑,你昨天笑人家,今天自己也是这样子了,我哀哀的苦笑着,终于等到了护士说我们准备送你进产房了,痛不分时间了,时刻折磨着我的神经和意志,什么狗屁经验,什么狗屁教材,都是没有用的,只有自己上来痛一回,才知道什么是分娩之痛,8点钟医生上班了,开始查房,在我上产床前我听到了几乎让我昏过去的一句话,一个医生检查我之后惊呼,她都5指宽了,怎么不送进产房?我本来想说不是说不要家属陪的要10指宽才能进产房吗?可力气是在太弱,还没说2个字呢,就听到一个护士回答:“哦。。我们在交班,就送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在9点多宫口5、6指宽的时候上了产床,交费真好,老公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看着我的样子话也不会说了,只会说老婆你实在痛就咬咬我好了,然后导乐也来了(所谓导乐就是你交了钱以后,医院分配一个有经验的妇女陪在你身边教你怎么分娩),我的痛已经不仅仅是肚子里了,一些东西拼命想冲出来,在你的肚子里挣扎着一样,我想那是我的孩子,但导乐说不是,你要忍住,不能让他出来,还不到他出来时候,然后不停地说一些宽慰我的话和生产时候的技巧,我哪里听得进去,只记住了不停地大口哈气,在剧烈难忍的痛苦中不停的哈气来忍住几乎忍不住地痛。 尽管导乐说你有想大便的感觉但是不能用力大便,我还是感觉我控制不了的想便出一些东西,这种感觉要多难受就多难受,形容得不雅观一点就是你拉肚子的时候但不让你上厕所用意志摒在肚子里的难过劲,翻上不知道多少倍,加上宫缩的抽搐的痛,在产床上我才知道了理论的脆弱和不堪一击,那时候跳楼的心都有,就不想受这个痛苦,我让老公去问,可不可以剖腹产,所有人怪叫着都这时候了怎么也要挺过去啊,说得简单,要挺过去的是我啊。 10点钟,导乐看我实在难受,就叫护士查看我的宫口,护士很教条的说要10点20再看,她进来才5、6指宽,那里这么快啊,导乐就自己去看了,一看又吓了一跳,她叫护士快来,护士一看还没有检查就叫到10指宽了,我今天开宫口的速度之快,已经叫好几个人吓了一跳,这也许是我经历痛苦期间的唯一乐趣了,医生护士们迅速准备起来,小孩的头发已经能够看到,我也没有办法抑制那种冲出来的感觉,医生只好用手顶住小孩子的头不让他出来,然后我清晰地感觉到尖锐的手术剪在我身上硬生生剪开了一条口子,而我竟十分期待着这一剪,在你肉身上划开一条口子隔在平常估计要痛苦流涕了,而面对分娩之痛,这个痛真的不算是痛了,而这一剪,意味着我可以不用再苦苦摒住我的痛了,在医生和导乐的指导下,我用力的使劲一下,一股热流从体内冲出,我生下了我的小宝宝。 我以为可以不用再痛了,这时护士开始按我的肚子,说是有助于胎盘的排出,尽管有些痛,但经历了刚才的剧痛,这个痛也就不算什么了,我开始回过神来,和老公开起玩笑,没想到还有一种痛在等着我,我清楚地感觉到了医生在穿针走线,等到缝最外面一层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上麻药还是麻药过去了,针在你的皮肉上穿来穿去,触觉和痛觉同样的灵敏,我几乎有要忍不住地叫了起来。 亲历分娩之痛,这才明白为什么儿的生日就是母难日,当然做妈妈之后还有各种各样的痛苦等着你,不过我相信当你看着孩子肉嘟嘟的小脸,你一定能够勇敢的走下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还可输入 500 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