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远清 小王子

宝宝出生: 12岁6个月11天
居住地: 江苏 南京
家乡: 江苏 南京
安家: 2005-08-16



>独自去吃饭

独自去吃饭

已有 148 次阅读  2013-06-10 21:56

(8029)

今天中午朱朱是一个人去胖子阿姨馄饨坊吃馄饨的。

时间到了十一点钟,按照早先的约定,朱朱要去馄饨坊解决中饭问题,我递给他十元钱,朱朱接过去问道:“爸爸,我吃中碗还是小碗?”我笑道:“随你便!十元钱在手,大、中、小,任你挑。”朱朱说:“那我还能加荷包蛋?”我说:“当然能了,大碗才八元,剩下的钱你可以加两个荷包蛋呢!”我知道朱朱此言纯粹是虚张声势,他一向是不怎么喜欢吃鸡蛋的,我们俩一块去馄饨坊,即使我竭力劝他加一个荷包蛋,他也总是拒绝,现在怎么能指望他自己主动这么做呢?

朱朱走到门口,换着鞋子,我再三叮嘱他顺着马路边行走,千万要注意安全。朱朱说:“我知道了!”他拉开了房门,又转头对我说:“爸爸,帮我把手机拿来!”我说:“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拿什么手机?”朱朱说:“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啊!”朱朱言之有理,我急忙跑到他房间,将他的小手机拿过来给他,说:“回来的时候别把手机忘在那儿!”朱朱答应着,突突地跑下楼去了。

我回到阳台,打开玻璃窗,探身向下张望。不一会儿,朱朱从我们单元门走出来,快步向院门口跑去,右手拿着他那个蓝色的小手机,左手捏着那张十元的钞票。我看着他走出院门,右转,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馄饨坊与我们家距离很近,出院大门右转行十余米再右转行二十米就到了,全程大约一百米,朱朱应该有能力保证自己安全的。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一看,手机上朱朱正顽皮地冲我做了鬼脸——电话是朱朱打来的。我接通了电话,朱朱兴奋地说:“爸爸,我全都吃完了,现在就回去!”我笑道:“不错!快点回来吧!”我再次打开窗户,探身望去,不一会儿朱朱那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他一边走着一边摇动着右手的手机,手机的黄色带子急速地转动着。朱朱溜溜达达地走过来,走到隔壁单元时停下来,歪着脑袋向里面看了一会儿,才又继续前行。

我走到客厅,打开房门,就听到朱朱兴奋的声音:“爸爸,我回来了!”然后是一阵咚咚的脚步声,朱朱出现在楼梯口,得意地对我说:“我今天吃的中碗!”来到门口,正要换鞋子,朱朱突然又说:“不好!找我的钱忘在桌子上了。”我笑道:“那你快点回去拿吧!”朱朱说:“还去拿啊?我都累死了!”我说:“那可是一份小碗的钱啊!”朱朱听了,转身下楼去了。呵呵,没想到朱朱手机没有忘记,零钱倒是丢在那里了,他一定是吃饭之前就付钱的,然后把找他的零钱在桌子上一字排开,离开的时候把它们疏忽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朱朱又一次出现在小区门口,这一次他是把手机握在手上得意扬扬地走着,他的旁边一左一右跟着两个小朋友,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都比他略小一些。一直到我们单元门他们两个才停住脚步,站在楼下望着我们单元门洞,大概是在目送朱朱上楼吧。我猜想可能是朱朱那漂亮的小手机吸引了他们他们的注意力,可是随着一阵音乐声由远而近,我明白自己的判断有点儿小偏差——吸引小朋友的并非手机自己的外观,而是朱朱用它播放的音乐。

朱朱爬上楼来,气喘吁吁地告诉他,他回去之后看到餐桌上已经没有硬币了,只好询问了馄饨坊的阿姨。阿姨说她的确捡起几枚硬币,但是只有三元钱,朱朱说:“我吃的是中腕,给的是十元钱,你找给我了四元钱。”于是阿姨还是给他了四块一元硬币。我笑道:“你就不怕阿姨说她没有看见什么啊,说那些钱可能被别的食客偷偷拿走了?”朱朱感叹说:“那位阿姨还蛮好的。”

我以为这是朱朱第一次独自离家走那么远呢,晚上得意地向妈妈说了这件事情,不想妈妈淡然地说:“我以前有事就让他自己去吃馄饨啊,只是要嘱咐他路上小心,靠着路边走就是了。”这令我大为扫兴,这时朱朱却说:“妈妈,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我去了两次胖子阿姨馄饨坊呢,一次是去吃馄饨,一次是去拿忘在那里的钱。”

我想,朱朱渐渐长大,我们要学会放手,让朱朱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即使那些事情有一点点的风险。如果一直因为担心朱朱的安全而不让他自己去体验,那恐怕那不是爱,而是溺爱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还可输入 500 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