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远清 小王子

宝宝出生: 12岁6个月11天
居住地: 江苏 南京
家乡: 江苏 南京
安家: 2005-08-16



>朱朱在校一周记之十七

朱朱在校一周记之十七

1已有 149 次阅读  2013-06-15 22:40

(813)

朱朱的日记:

201369 星期日 小雨

今天我们数学和语文都考试了,可是我都考得不好,数学考了93分,语文考了97

我今天得了两枚片儿花。

我是乐极生悲,嗯,的反义词,那是什么?(否极泰来!你怎么这么说?)我的三角板断了一个角,我对同学们说,你看我的三角板真好,多送给了我一个角。(那你就不是乐极生悲的反义词了,你应该是苦中作乐,不对,强颜欢笑!

今天有个邻居奶奶说我“标致”。(标致是形容女孩子漂亮的,形容男孩子的应该是帅气。你觉得自己帅吗?)不帅!

 

2013610日 星期一 雨

端午节放假

 

2013611日 星期二 雨

端午节放假

 

2013612日 星期三 多云

端午节放假

 

2013613日 星期四 晴

今天我们数学和语文都测验了,我的数学考了96,错的都是有关方向的题目。语文也有错,但是严老师没有让我们做完整个试卷,所以也没有评出成绩。

我和史康瑞、任崇元、崔钰灏一块儿排演小品的,小品的名字叫《音乐课上》,我们打算明天的音乐课上表演。

                                                                                                  

2013614 星期五 晴

今天我们数学考试了,我考了98分。(错哪里了?)我真霉,只是少写一个句号,就扣了两分,老师也太严厉了。(不对,那应该是严格吧?!)对,是严格!我去问了马老师扣的两分是不是因为句号没有写,马老师说是的,她还说下一次如果再漏句号,就把这道题的全部分数都扣掉。XXX考得怎么样?)他不告诉我,不过我看他镇定的样子,我就知道他没有考好。(为什么?)他考得不好的时候,一向很镇定。

我们今天表演小品了。(就是那个《音乐课上》?)是啊,有五个人表演,史康瑞,我,崔钰灏、任崇元。(这不才四个人吗?)史康瑞表演了两次,他自己一个人演唱了王力宏的《星座》,可是他一句也没有唱出来。你说他算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当然是一个人,但是是两个人次,你们一共五个人次参加表演。)

 

总结:

这又是一个分裂的星期,上课的三天里星期天和星期四、星期五隔了一个不短不长的端午假期。假期里朱朱哪里也没有去,他只是在家里复习功课、弹琴的,期间有个半天朱朱独自待在家里,算是为即将到来的暑假提前热身了——如果爷爷奶奶不回来,那么他在暑假里会有太多的机会整天独自待在家里了。

这段时间以来朱朱似乎处于低潮期,无论学习还是弹琴皆然。

学期就要结束了,朱朱他们的测试明显密集了许多,可是朱朱却没有一次考试能有满分,有的还特别差,昨天的数学测验他也曾经有机会和100分亲密接触,可是一个小小的句号又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朱朱自己也禁不住扼腕叹息。看朱朱的试卷,我简直怀疑他考试的时候是在梦游,那么明显的错误,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出来,比如抄错了字,比如看走眼了运算符号,比如将“xúnshì”想当然地写成了巡逻。

妈妈对于朱朱的状态很不满意,前天晚上盛怒之下甚至将朱朱的作业本撕碎了——她带朱朱复习以前写错的字词,朱朱竟然还顽固地坚持着早先的错误。妈妈之所以大发其火还和朱朱的弹琴有关,近来朱朱弹琴的状态甚是低迷,他练习时屡屡出错,前一天妈妈已经帮他纠正的错误第二天依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当天下午上钢琴课时虽然老师在侧,可是朱朱还是那么不认真,并且执拗地不仅在实践中而且在口头上坚持这自己的错误,即使妈妈和老师联合纠正过了。

那天晚上妈妈对我说,朱朱的这种表现让她非常失望和心寒,她甚至痛悔当初要了孩子。妈妈认为自己为朱朱付出了那么多,而朱朱自己却毫不珍惜,她决定以后再也不带朱朱练琴,让朱朱和他的那些有着高度自觉性的师姐一样完全靠自己吧,也不再带他复习功课。从那时起妈妈发起了对朱朱的“冷战”,每次都寒着脸面对朱朱,只是这“冷战”没有能如她所计划的那样进行下去,昨天晚上被朱朱的一阵号啕大哭中止了——妈妈粗暴地抢白了朱朱使得他异常委屈。妈妈说,那一刻朱朱坐在餐桌前闭着眼睛泪水和口水都流了下来,她是又好气又好笑。

对于妈妈的做法,我不太赞同,她这样的冷暴力和热暴力对于朱朱的成长并无益处,或许还在为朱朱的矮小瘦弱做着贡献呢。我觉得妈妈对朱朱的要求似乎太高了些,如果做错的题目朱朱都能记住并且以后再也不犯同样的错误,那他就不是朱朱了。朱朱那本破烂的作业本还在垃圾桶里,所好的是,昨天老师没有让朱朱上交作业本,不然真不知道我们朱朱如何面对老师呢。

对于即将到来的期终考试,朱朱自己也很没有信心。今天上午爷爷打电话来,问他期终考试还能考100分,朱朱说:“不能!”过了一会儿又说:“英语可能还有点希望。”爷爷听了颇为失望,甚至没有像以往那样提出来满分的赏金。在学习和钢琴上朱朱的确是不够用心,可是有时候朱朱似乎也挺细心的。上午我带朱朱复习外语,念到“the egg”,朱朱对于“the”在这种情形下的的特殊发音还挺准确,而这应该是外语初学者容易犯的错误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还可输入 500 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