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远清 小王子

宝宝出生: 12岁6个月10天
居住地: 江苏 南京
家乡: 江苏 南京
安家: 2005-08-16



>朱朱又挨打了

朱朱又挨打了

已有 146 次阅读  2013-06-16 20:09

(814)

上周妈妈因为朱朱学习和钢琴上的恶劣表现而向他发起了冷战,战争从星期四晚上开始,但是只持续了不足二十四小时,妈妈发狠说要至少坚持几个月的防线就被朱朱撕开了一个口子。起因是第二天晚上吃饭时妈妈问了一个问题,朱朱抢着回答了。妈妈冷冷地说:“我是问爸爸的,又不是问你的,你说什么?!”朱朱委屈极了,当即举着筷子闭着眼睛嚎啕大哭起来,泪水和着口水流到了餐桌上。我指责妈妈不该这样对待朱朱,妈妈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好言好语地劝慰朱朱,朱朱这才停住了哭泣。

不过,妈妈和朱朱的彻底和好又等了一整天,是在昨天晚上。

虽然前天妈妈就和朱朱说话了,但是她第二天一早就上班去了,下午回来也是面色冷峻,一句话也不说,使得我们家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朱朱像怕猫的耗子似的离开妈妈远远的。时近黄昏,想到今天是父亲节,我提议到餐馆吃饭,妈妈答应了。走在路上,朱朱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即使我因事半途返回家里,他也跟着我回来。我走着眉头说:“朱朱,你干吗来回折腾?!你先跟着妈妈去就是了!”朱朱嗫嚅道:“妈妈都走远了!”呵呵,如果他刚才就跟着妈妈走,又怎么会距离妈妈那么远呢?

到了餐馆,朱朱也是坚持和我坐在一起,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和妈妈亲密地坐在一块儿。在餐桌上妈妈的情绪和缓了许多,她主动征求朱朱的意见为他要了一瓶可乐,还说她自己想想那样对待朱朱确实不太好,这样我们三人中原本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欢快起来。当时朱朱传着一件黑色的小背心,妈妈看到他裸露的上臂上有一小块淤青,便问他怎么回事。我笑道:“你还不知道啊?这是某个人扭的!”朱朱立刻纠正说:“不对,是掐的。”他把自己另一只胳膊抬起来,指示着上面的另一块淤青对妈妈说:“这边还有呢!”呵呵,这些都是星期四晚上妈妈大发雷霆时留在朱朱身上的作品,妈妈听了一时无语。吃了晚饭,尊重朱朱的意见,我们到旁边的大学校园里散步,妈妈和我一人一边拉着朱朱走在路上,朱朱叽叽喳喳地讲着他在学校的事情,那一刻真是温馨极了!

今天上午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妈妈前两天的心情。我让朱朱做一份试卷,他不仅在试卷前面就有很多因为不用心而产生的错误,更令我生气的是后面有道题目明明是他昨天刚刚做过的,可是他又错了,而且错的方式居然和上一次一模一样,枉费我那样苦口婆心地为他讲了那么久。我怒火中烧,当即扒下朱朱的裤子,恶狠狠地打了他的屁股,自然朱朱又哭了。妈妈这时反而来劝解我,更好笑的是朱朱的哭声才停止,我们就听到外面传来严厉的斥责声和哭泣的声音,听得出来,那是另一位父亲在训斥自己那不认真复习功课的儿子。妈妈笑道:“要考试了,每家都在管教孩子。”那一刻,我想起了李白的两句诗,“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妈妈后来悄悄地对我说:“看你打朱朱那艰难的样子,恐怕明年你就打不动他了。”其实从去年年底开始我已经很少打朱朱了,这一次实在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下午只有朱朱和我两个在家里,我问朱朱到:“爸爸打你这么厉害,你还恨爸爸啊?”朱朱说:“你还想我恨你啊?”我说:“废话!我当然不想让你恨我。”朱朱说:“那我就不恨你!”呵呵,谢谢朱朱!

唉!真希望这是朱朱最后一次挨我的打!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还可输入 500 个字符